《重生警花军嫂》正文 第425章 有偿指路

作者:黯奴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唐枭吓一跳。

    警察同志可不能拿群众的一针一线啊,这让人看着怀疑她受hui麻烦可就大了。

    “别介别介”,唐枭忙忙推辞。

    孟凡对她笑笑,并没有收回手,解释道:“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就是一块我自己烤的蛋糕。这东西保质期短,昨晚烤的,到下午差不多就不能吃了,我见着谁都送一块儿,你们也尝一尝。”

    既然是见者有份那唐枭就没跟他客气,接过蛋糕说了好几声“谢谢”。

    走出人家院子唐枭就迫不及待的打开盒子,蛋糕不算小,还挺有分量,孟凡很细心的在里面塞了两个叉子,唐枭分二师兄一个。

    “你就不能等回派出所再吃?”嘴上这样说着,二师兄下了第一叉子。

    “嗯,好吃”,唐枭尝一口,忍不住赞道。

    二师兄也点头,“确实好吃,跟蛋糕房里卖的差不多。诶,我听说他们这样的人很多做饭都特好吃,李天昊怎么就不行?”

    唐枭:……

    说到李天昊,唐枭顺势问道:“他现在在学校怎么样?跟星河相处的还融洽吧?”

    二师兄轻哼一声,“就那样呗。明明是降级,学习还那样,特愁人。”

    学习这事儿急也急不来,距离高考还有挺长时间,努努力还是很有希望的。

    唐枭其实更关心两个小孩儿的关系怎么样了,她给奚星河打电话,这孩子总说挺好的,却不肯说具体的,唐枭也不好多问。

    二师兄这边也不知道什么情况,他懒得问,李天昊也不跟他说。

    一块蛋糕还没走出胡同就让他俩吃完了,因为吃的有点儿急,俩人都有点儿噎,寻思着赶紧回派出所喝点儿热乎水呢,结果半道儿上就让人劫走了。

    劫他们的人是王大妈。

    王大妈有事儿要跟他们说,拉着他们就近去了一老姐妹家里。

    在王大妈说话之前唐枭先给自己和二师兄都要了一杯水,王大妈的老姐妹还挺好客,直接给他们泡了茶,滚烫的水泡的,一时半会儿还喝不上,唐枭和二师兄盯着茶杯别提多难受了。

    就在他们盯着茶杯难受的时候,王大妈开口说道:“小唐,咱们这周末不是有一个敬老活动吗,咱们的想法都挺好的,一开始敬老院那边也挺配合的,可我昨儿个过去跟他们商量细节的时候,就有老人不同意了,说是咱们人去太多打扰他们休息,还不如不搞这样的活动呢。”

    “有这个想法的人多么?”唐枭蹙眉问道。

    王大妈叹息着回道:“还不老少。主要是一个人觉得闹腾,其他人就跟风觉得闹腾,我说什么都没用。”

    其实也不能怪老人们出尔反尔,以前也组织过这种敬老活动,说实话,组织者觉得组织的挺好,而参与其中的老人并不是都很快乐。

    一向冷冷清清的敬老院一下子去好多人,年轻人又是唱歌又是跳舞,还帮忙干活给老人按摩,可这热闹持续的时间太短,一天不到就结束,热闹过后,组织者以及参与者觉得完成任务,可对那些老人来说,他们要面对的是更加深刻又漫长的冷清。

    片儿区一开始决定组织这种敬老活动的时候唐枭也并不是很赞同,奈何陈所点头,她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

    现在既然有老人提出意见,唐枭正好借此机会跟陈所商量改活动的事儿。

    不搞敬老活动,片儿区还可以搞幼儿安全教育活动,或者再组织一个免费理发的活动,这种实际意义大于形式主义的活动唐枭还是比较喜欢的。

    跟王大妈聊完这事儿,唐枭和二师兄忙忙的回了派出所。

    都到所里喝上水了,唐枭才想起一事,“给咱们倒的茶都没喝,可惜了。”

    敬老活动的事儿二师兄上楼去说,唐枭在楼下等着。二师兄上去十多分钟就下来了,带回陈所的最新指令。

    敬老活动不办的话那就在周末搞一个幼儿安全活动吧,让他们去联系幼儿园。

    早前多次组织幼儿安全活动,主要是防骗防拐,这次就搞复杂一点儿,整一个防骗防拐外加消防安全的活动。

    要搞这样的活动自然少不了消防部门的参与,中午吃饭的时候唐枭跟晏梓非说了这事儿。

    晏梓非挺痛快的应下来,还告诉唐枭关于他工作的最新消息。

    “调令已经下到支队,下周我差不多就能收到,到时候我就要去支队上班,具体的岗位我还不清楚,上面没有跟我细说,不过很可能不冲一线”,晏梓非还挺遗憾的说道。

    唐枭从桌子下踢了下他的腿,“就你这腿,不冲一线也挺好的。我真的怕再等个几年你就只能坐轮椅让我推着你去这去那儿了。”

    唐枭不是开玩笑,晏梓非的腿前后受过两次大伤,情况非常不好,阴天下雨会疼,走多了跑多了也疼,还不是隐隐作痛,是疼的没办法走路的那种疼,根本不适合冲一线。

    用一个中午的时间联系好幼儿园,敲定安全和消防活动的内容,一刻也没有休息,导致下午上班的时候稍微有些困。

    办公室里有暖气,室温在二十往上,唐枭就更困了,在接连打了好几个呵欠之后终于坐不住,拉着二师兄出去溜达。

    十二月了,京都的风更加凛冽,气温也很低,俩人出来还都没穿大衣,走几步就冻的嘶嘶哈哈。

    “要不,咱先回去?”二师兄提议道。

    唐枭刚要点头,事儿它就来了。

    指挥中心的电话,有警情,需要他们去处理。

    报警的是一七十多岁的老大爷,唐枭看着面生,应该不是小庄桥的人。

    一问之下果然如此,他家住在挺偏的地儿,来这边见老战友的,结果迷路了,跟个大妈打听道儿,大妈要收钱才肯告诉他怎么走。老大爷觉得大妈做的不对,真给她钱了就是助长她的气焰,于是果断报警,让警察批评教育大妈。

    可是等唐枭和二师兄过来的时候大妈已经走了,老大爷还挺遗憾,说他一个男同志不好拦着大妈,让路过的人看着好说不好听。

    唐枭觉得这老大爷还挺有意思的,铁直铁直的,像是大半辈子都在军营里的那种老军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