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帝的内阁首辅》正文 第两百三十三章

作者:赵丹淅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林无敌看到整齐、技术先进、功能完善的工业基地,顿时一发不可收拾,当场就要称赞连连。

    他走在人群后方,要歌颂一下大夏的文明富强,却惊愕地长大了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不是说林无敌江郎才尽,装逼失败,而是因为他看到了工业基地的真正领地啊!

    不光是林无敌,就连心怀鬼胎的各国使者、吴德龙、草原突厥国将士们、来自那些小王朝的人们,统统满脸懵逼。

    “我的天,这是什么东西?”

    “这是一座城池?”

    “不!这是工业基地的一个角落?”

    “不可能!区区一个角落怎么看起来会如此之伟大?”

    几人议论纷纷。

    林无敌喃喃道:“我的天啊。大夏,太可怕了!”

    在他们眼前的,是数座巨大的工厂以及井井有序正在忙碌工作的大夏百姓,难怪那些人会将这里当做一座山脉。

    在工厂的外面,每隔五十米的地方,都有大夏的将士们手握兵器严加防守,

    心怀鬼胎的草原突厥国将士们,偷偷看去,发现那些大夏将士们的后方,还存在着很多投石机,如果敌人来犯,以工业基地的地理优势,易守难攻,再强的将士也只能沦为炮灰啊!

    光是看巨大的塔吊,还心存侥幸,想着可以从深山的其他地方登陆,避开塔吊群偷袭工业基地的草原突厥国将士们,顿时眼前一黑。

    这大夏的工业基地,似乎将一切入侵的可能都想到了,对深山一侧设下了坚不可摧的层层防线!

    柳川瞥了冷汗直流的草原突厥国将士们一眼,淡淡道:“怎么,你们很热吗?怎么总是流汗?”

    草原突厥国将士们干笑两声:“对啊,大夏的气候,意外地热呢。哈哈哈!”

    柳川微微一笑道:“出出汗,红红脸,对于某些人来说是好事。我大夏中医有说法,叫做治未病!也就是治疗还没有发生的疾病,防患于未然!我看你们是有心病在身,需要好好参观治疗一下。”

    狄亚杰看出草原突厥国将士们不地道,冷冷一笑道:“柳首辅说的太好了,柳首辅有一句话说的特别有道理,叫朋友来了有美酒,豺狼来了有刀枪!对于来我大夏本分做生意、一起合法发财的商人,我们大夏开门欢迎,但对于某些想要武装抢劫的心怀叵测之徒,我们的舰队、炮台、城墙和军队,可不是吃素的!”

    草原突厥国将士们干笑两声,急忙自我辩解道:“请您不要误会,我们怎么会是阴谋之人呢?我是老老实实的本分人啊!我祖上十八代都是农民,现在也是享誉突厥国的大好人。”

    柳川无语了,脸皮比我还厚。

    屡次侵犯我大夏边境的突厥国将士们,居然有脸自称老实人?

    那些因此惨死的大夏百姓们,九泉之下都不得安宁吧?

    他也不搭理草原突厥国将士们,此时不能打草惊蛇,最好悄悄地动手,让这个刽子手们,悄无声息地消失在大夏。

    狄亚杰心领神会,也不再搭理草原突厥国将士们。

    一行人,继续往更深处走去。

    进入工业基地深处,各国使节更是同时惊呼起来。

    在他们眼前呈现的,是一座忙碌的地方。

    虽然大夏的工业基地正在建造,但如今工业基地却非常繁华,人流如织,根本看不出是一座正在建设的重地。

    “这,我的天啊。这是多么恐怖的地方啊。”

    “不是还正在建造吗么?怎么会有这么多大夏百姓前来工作?难道大夏朝廷深受百姓们的喜爱?”草原突厥国将士们心中暗暗着急。

    草原突厥国将士们本以为,大夏虽然要搞所谓的工业文明,但毕竟国库空虚,想搞大动作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做到的事。至少也得通知各国,邀请商队,还要办理国书许可等程序,怎么也得拖个一年半载,才能让工业基地里制造出来的东西,顺顺利利的卖出去。

    草原突厥国将士们还暗暗盼着,来到工业基地之后,这里是一个百废待兴的地方。

    那样,他们就有谈判的资本了。

    因为物以稀为贵啊。

    如果柳川和大夏手中没有贸易对象,他们草原突厥国就奇货可居啊,就可以趁机抬高价格,漫天要价啊。

    可是,铁一般的现实,打碎了他们的梦。

    眼前的工业基地,尼玛根本不像是一座正在建设、尚未通商的地方,倒像是一个人才济济的市场,甚至突厥国此时最大的商业贸易市场,都没有工业基地繁华啊。

    草原突厥国将士们心中恼火,暗暗腹诽。

    柳川仿佛一眼看穿了草原突厥国将士们的想法,淡淡一笑道:“其实我也不知道。本首辅一直秉承着女帝的旨意,先建设,后贸易。谁知道,两个月前,这些来自我朝各地的商人们,在听到工业基地正在建造的消息,纷纷来到了此地,非要拿出银子帮助建造工业基地,还言明柳首辅必须收下,不收就是不给面子。本首辅也是颇为无奈啊。”

    他幽幽叹了口气,仿佛这些商人带来的不是金钱,而是麻烦一般,一副“我也不想,他们非要来”的表情,看的各国使节团暗中发恨。

    “本首辅让人将这些商人拦在工业基地山下,不许他们进来,同时快马禀报女帝,恳请女帝定夺。不过这些商人天天跑到山脚下,集体哭诉,长跪不起,说他们携带的金子,银子,全靠皇恩浩荡才挣到的,如果没有女帝,他们不可能挣到这么多钱,如今听闻朝廷为民做事,千里迢迢赶来,献上一份心意,要是本首辅不收下他们的金子银子,他们都会良心不安,等回了故乡更无法面对父老乡亲的殷勤希望。本首辅仁爱之心,看着他们天天哭喊,外面如此酷寒,也就动了恻隐之心。”

    “好不容易,女帝回了信,说此事全权交由本首付负责。女帝既然已经通过了建造工业基地的圣旨,建造过程中所需要的银子如何得到,就由本首辅决定。故而本首辅特意准许他们提前上山,把银子交上来。但没想到的是……”

    柳川一耸肩膀:“本首辅只是特许来自大夏各地的商人出钱,没想到一传十,十传百,变成了全国皆知的秘密,搞得现在每天都有大夏各地的百姓每家自告奋勇的出一个人,来帮助建造工业基地,每天都有来的,这么大点的深山,都快容不下了,唉,真是让本首辅头疼不已。”

    草原突厥国将士们干笑两声,却恨不得一拳打在柳川那张得意的脸上。

    你丫的明明每天都在日进斗金,大发横财,就不要在这里装逼了行不行?

    草原突厥国将士们作为打仗小能手,,只是估算一下,便可以得出结论——这些大夏的百姓很尊重朝廷,敬仰首辅柳川和女帝。

    现如今朝廷准备建造工业基地,这工业基地作为未来的重点发展,即使还没有制造出东西,只是凭着那些商人的名声,已经十分赚钱,日进斗金。

    因为但凡是经商的,都特么静的跟老油条似的!

    草原突厥国将士们亲眼看到,一个看起来憨厚老实的大夏商人,带着好几马车的银子,进入工业基地商务登记处中,一会功夫,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就这么出来了!

    几辆马车的银子,就这么捐出去了?

    尼玛这个家伙是不是傻?!

    但看那大夏商人,一脸满足的笑意,草原突厥国将士们都以为他做了天大一笔大赚的买卖。

    有人实在忍不住了,偷偷上去,拉住那蒙古汉子低声道:“这位大哥,你捐出去几辆马车的银子,什么都没得到,亏不亏啊?你真傻啊!”

    谁想到,那商人牛眼一瞪,一拳就砸在了草原突厥国将士们的眼上,赏了他一个熊猫眼,同时破口大骂道:

    “你一看就不是大夏人!你懂个球!你们这些来自其他王朝的人,就会蒙骗我们大夏人!”

    草原突厥国将士们欲哭无泪,我套路是学的,但撩你是真心啊。

    周围之人急忙上来,将两人分开。

    那商人冷哼一声,傲然举起手中的一张印着大夏商业银行的单子,大声道:“我刚才捐了几千两银子,用于工业基地建设,赚大发了!你可知道,我大夏的商业银行,有一种存款方式叫做定期基因存款,每年除了我存进去的本金之外,还有利息拿!你们这些来自王朝的人,根本不懂!”

    ...............

    “换做以前存钱的地方,不仅没有利息,我们还要承担磨损费,一年下来亏了不少!现在不仅不亏钱,还能赚点小钱!你说我是不是赚了?”

    草原突厥国将士们这才明白。

    他们为了侵略大夏,早有研究。

    大夏以前存钱的地方,各个都是黑心的家伙。

    把一年攒下的老本存进去,等到取现的时候,反而少了不少,仔细询问,对方美名其曰磨损费。

    每次草原突厥国军队进攻大夏,抢劫回去最多的不是银子,银子这东西只要出现磕碰,就要损耗不少,再加上那些钱庄更是精的很,搞得他们草原突厥国的将士们一个个无语至极。

    到后来,他们进攻大夏,只抢衣服,食物,以及首饰之类的,弄得大夏百姓们一脸懵逼。

    没办法,此时的草原突厥国除了养马和打仗之外,就连基本生活都成问题。

    人穷志短,马瘦毛长。

    所以,听说了工业基地,顿时来了精神。

    能买卖,谁愿意打仗啊?

    毕竟每次侵略多弄不到什么好东西,反而要搭进去不少蒙古族人的性命,只为了抢劫衣服食物送命,太不值了吧?

    简单说,就是大夏地理位置最佳,再加上大夏百姓向来擅长创造东西,而其他王朝缺少某样东西,自己王朝又造不出来,只能抢大夏的,但各国与大夏贸易的需求,却客观存在,还因为时间推移而日益强烈。

    如今工业基地将会成为大夏所有制造业的产地,柳川还愁没有交易量?

    故而,柳川才敢搞商业银行,忽悠全民掏钱,强迫各地乡绅集团掏钱。

    他太了解大夏,也太了解周围的国度,他深深明白市场的需求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只要有需求,有利润,就一定有交易。

    柳川只是利用自己的实权,为大夏开辟了一个窗口而已。

    他只需要因势利导,需求就如同决堤洪水,挡也挡不住。

    工业基地的建设,就此顺利。

    将来的工业基地,制造衣服,兵器,武器,民间百姓生活等等等等。

    只要工业基地彻底建设成功,各种类的制造产能全部跟上,大夏就能打下稳固的根基。

    看到如此恐怖的民心,吴德龙、草原突厥国将士们等还自以为捏住了大夏脖子的人们,一个个垂头丧气。

    这现实与希望的落差,也太大了。

    柳川带着他们进入工业基地,参观这些正在施工的地方,其实正是为了给他们当头一棒,让他们知道一下自己的斤两和现实,降低他们的预期,一会才好狠狠杀价,让他们让出大笔利益!

    遇到这样心狠手黑的柳川,只能说是魏国、草原突厥国等这些人的不幸了。

    林无敌却兴奋无比,进入各个店铺中,觉得眼睛都不够使了。

    “我的天,这工业基地未来的成就,真是无法用语言描绘!任何言语都太苍白了。”林无敌惊叹连连。

    看着这来自林氏王朝的家伙,疯疯癫癫,在施工的地方流连忘返,大夏的官员们一脸无奈。

    “这没见过世界的土鳖!”

    “这算什么?他还没见过大夏真正繁华之地呢。”

    “要是去了京城,是不是疯了?”

    “怎么一个两个土鳖都这个德行?”

    “唉,多多体谅吧......这些来自其他王朝的人虽然都有些痴,但他们各有专长啊。柳首辅任人唯才,各有大用。”

    柳川带着吴德龙、草原突厥国将士们等去了一旁的私人宅邸,在前厅会客。

    在柳首辅宅邸里,他们见到了许兴运。

    许兴运这半年忙得团团转,都晒得又黑又瘦,如同一个老农民般,但精神更加矍铄,两眼放着精光。

    为何许兴运在柳首辅宅邸办公?

    没办法,工程紧张,工业基地管理处还一直没顾上修建。

    这许兴运刚正不阿,更是为国为民,坚持先修建军事所需要的兵器长,尽快让大夏将士用上更好的武器再说,工业基地管理处这种地方不着急。

    在他的坚持下,不少施工的地方已经全部完工,工业基地施工处还是一片平地,大家都挤在柳川家里办公。

    柳川也是深受其害,每天想要优哉游哉休息一会儿,都还会被许兴运这个家伙打断,说什么为臣者,自当为百姓分忧,分朝廷分忧,为女帝分忧,岂能就此放松?

    搞得柳川想弄死他。

    到了柳川宅邸,吴德龙、草原突厥国将士们等都开了眼,原来大夏的宅邸这么豪华?

    柳川不动声色,淡淡道:“好吧。既然你们都是代表各国,来大夏想看看所谓的工业文明,那就等女帝回信吧,只要得到女帝的许可,本首辅就带你们去瞧瞧。现在本首辅事务繁忙,也顾不上这么多事,你们还是静待佳音吧。”

    他说完,一挥袖子走了。

    走了……

    就这么走了……??

    吴德龙,草原突厥国将士们等一脸懵逼。

    看到柳川怠慢那些外国使臣,许兴运有点急了。

    被书本毒害了的他,虽然跟柳川工作了很长时间,但那种‘巴结’外来人的文人爱好,还是没改变。

    许兴运去后宅,找到正在喝茶恒昌的柳川,一脸严肃问道:

    “柳首辅,女帝现在催的很着急。既然那些王朝又不是下战书,而是来我大夏一睹工业基地的建造,为何不趁热打铁,将制造出来的布匹卖给他们,反而要拖着呢?”

    柳川一脸风轻云淡:“这贸易之事,就如同两国交兵,谁着急,谁就吃亏。如今我们虽然还未正式产出更多的东西,但仅仅水利纺织机的成功研发,已经一天赚十万两银子,商业银行那边的利息,供给百姓根本毫无压力。你担心啥?”

    许兴运舔了下嘴:“我们明明可以一天就赚取几十万银子,为何只赚十万两?”

    柳川明白,这许兴运还是争强好胜,好大喜功,想要给女帝朝野来个开门红,大惊喜,第一年就恨不得证明自己的辛苦成果,想要放个大炮!

    他淡淡道:“如今只有纺织厂产出,还要供给接下来工厂的建造,以及所需要的材料,商业银行那边每天都在收钱,各地乡绅集团已经主动献上钱财建造,这就已经很好了。至于余其他王朝所需要布匹之类,关系到日后数十年,乃至上百年大夏的利益,这是大事,不能着急。”

    他语重心长道:“许大人,我明白你想为百姓为朝廷为女帝做事,但工业文明,眼光一定要放的长远才行。别说现在赚钱,就算是亏钱,我们也要继续往里面砸钱!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那些来自其他王朝的人们,一个个狼子野心,屡次犯我大夏边境,难道这笔账就这么算了嘛?谈判,需要耐心,不仅要让他们开出最优惠的条件,还要让他们赔偿我大夏边境百姓蒙受的损失,这样我们才能签署协定。此事不光我不会急于谈判,甚至他们的国书,我都会扣押一段时间,让他们着急去吧!”

    柳川摸着下巴,微微一笑道:“这些来自各大王朝将士们,彼此关系敌对,看到的越多,彼此猜忌越多,就越会给我们大夏优惠的条件。这次我要是不把他们都榨干,我把柳川两个字倒过来写!呵呵……”

    柳首辅奸诈的笑声,响彻在房间中,让随从们都不寒而栗。

    许兴运长叹一声,也明白过来,有些惭愧道:“是我好大喜功,急于求成了,这工业一事,还真是万世之策。如果谈不好,会祸及子孙。如果谈得好,也将让朝廷长久大占便宜。还是柳首辅看的长远啊,兴运远远不及也。”

    许兴运躬身作揖,心悦诚服

    柳川笑道:“哪里?这些日子,如果不是你日夜监督工程,怎么能创造如此人间奇迹?许兴运辛苦,这样,今晚我命人前往京城青楼,唤些姑娘过来陪你,陪许兴运,还有各位大人如何?”

    许兴运一听醉春阁,一想起朝堂上穿着红衣,姿态威严的女帝吓得一激灵,连连摆手道:“柳首辅饶了我吧!若是被女帝知晓……”

    女帝的威名,实在是声名远播啊。

    在听到女帝两个字之后,柳川脸色一变,满脸正义道:“我柳川这人最忠厚老实,你可不要将此事告知女帝!”

    许兴运脸上满是同情的神色:“柳首辅,女帝为人善良,你以后有的受了……”

    柳川嘴角抽搐连连。

    随后场间沉默下来,许兴运沉默半晌,突然开口说道:“柳首辅,要提防京师中,长公主用那些来自其他王朝的将士作怪啊。”

    柳川心中一动。

    他也想到了这个问题,想不到一直如老黄牛般的许兴运,居然也有如此政治眼光,给他提了个醒。

    “何以见得长公主会拿那些人作怪?”柳川低声问道。

    许兴运冷笑:“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大夏这一年来国库充足,国立提升,民间百姓对朝廷的信任度越来越高,是你柳首辅的功劳。长公主焉能不恨你入骨?加上这些日子以来,工业基地建造,风生水起,十分顺利,眼看又要给朝廷和女帝立下大功。朝廷中传言,女帝最近对你十分满意呢。长公主更是憋着一肚子坏水,准备给你捣乱呢。”

    柳川点点头。

    长公主党,就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如今工业基地建造,形势一片大好,他们不跳出来捣乱,才是不正常。

    这些来自其他王朝的将士们,柳川之所以压着不报告朝廷,就是怕长公主出来指手画脚,到处瞎指挥,帮倒忙,让大夏利益受损。

    但工业基地此地长公主安插了很多眼线,这些来自其他王朝的将士们,闹出大动静,怕是瞒不了多久。

    果然不出柳川和许兴运所料。

    很快……

    林氏王朝、魏国、草原突厥国,以及其他小王朝的人们来访之事,迅速在京城传开。

    京师为之轰动。

    大夏多少年没有这么大规模的外国的人,如今工业基地建造,却争先恐后,都来了!

    长公主党也迅速在长公主府开会讨论此事。

    “长公主,这真是天赐良机啊。”管家两眼放光,压低声音道:“给柳川添堵的好机会。”

    长公主有些不解:“外国的将士们,来到我大夏,为何是给柳川添堵的机会?”

    管家奸笑道:“柳川得到了这个消息,却没有第一时间上报朝廷,却将外国将士们递交的国书私自扣押下来。”

    长公主,都来了精神:“哦?国书都扣押?还有此事?如果较真,可以治他一个欺君罔上之罪!”

    “那个没有用!”所谓久病成医生。吃柳川的亏多了,管家也学精了,苦笑道:“柳川这奸臣,贼精贼精的,他既然敢扣押使者,扣住国书,一定是暗中与女帝密折奏报,通气过了,也肯定得到了女帝的默许。不然他才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呢。”

    长公主一想,也是,她没少吃柳川的亏,就是因为摸不透柳川与女帝两人的默契,人家早就暗中眉来眼去商量好了,就自己这几个傻子还上蹿下跳,结果一不小心就碰到了女帝的红线,被拍死地很惨。

    “那,这次柳川还有什么搞头?”长公主也无奈道。

    “有!不仅有,且大有可为!”管家两眼放光,嘿嘿笑道:“虽然柳川扣押国书和使者,得到了女帝的允许,但满朝文武不知道啊。对于那些读死书死读书的书呆子们,外国使节可是不能得罪的。所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说乎?这些清流之臣,绝对会将奸贼柳川骂惨啊!哈哈!!!”

    长公主却有些意兴阑珊:“本宫对这种斗来斗去的嘴仗,已经不感兴趣了。怼柳川再怎么狠,最多不过是让他丢点面子,还能把他拉下来不成?”

    自从知上一次的事情之后,长公主就对柳川的怨恨无限,整天盘算着怎么拉柳川下马,以后自己慢慢整治。

    “长公主殿下,我已有好条计!”管家果真不愧是狗腿子,淡淡一笑:“这次既然我们要动柳川,必然是雷霆万钧,九天之上的一击,让柳川绝不会有翻身机会!这次我们如此这般这般……”

    管家低声讲起了计划。

    长公主一听,心中大为欢喜,连连点头。

    “好!还是你厉害!”长公主赞扬道。

    管家得意洋洋:“只要我们按照这个套路出牌,柳川无论怎么应对,都是一步死棋。哈哈!”

    长公主满意颌首:“这计划好,这柳川既然爱揽权惹事,这次就让他灰头土脸,让他死无葬身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