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道兵王在都市》正文 第三百零六章 公道!

作者:十里望君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两人来到包房的门口。房间里却传来求救的声音。

    “救命啊,救命啊……”

    里面的呼救声越来越强烈,洛千帆急忙推门,却发现门在里面反锁着,打不开。

    “怎么办,咱们报警吧?”苗小兮见状,急忙说道。

    “来不及了!”洛千帆的眼中寒光一闪,用尽全力,一脚踹向门。

    “砰!”面对这势大力沉的一脚,门“呼”的一下被踹开,洛千帆冲了进去。看到了不堪入目的场景。

    李思琪衣衫凌乱地被约翰按在地上。她脸色惨白,眼中的泪水,顺着脸颊不断地流下来。

    她的眼神,象是看到恶魔一般地恐惧。无力的挣扎,撕心裂肺的喊声。都可以看出她的无助。最明显的是脸上的巴掌印和脖子上被抓破流血的痕迹……

    这一切,让洛千帆怒火中烧。

    看到突然闯进来的洛千帆和苗小兮,约翰的身子一颤,脸色大变。怒声问道:“你进来干什么?”

    怒!难以压抑的怒!

    洛千帆的拳头攥的“咔咔”作响,嘴角勾起一抹残忍的笑意,一步一步地走向那个色魔约翰。

    “你……你要干什么?”约翰的眼中闪过一抹惊恐之色,哆哆嗦嗦地从地上爬起,松开被他按在地上的李思琪。

    随后,他舔了舔发干的嘴唇,看着走过来的洛千帆,一股怒火涌上心头。自己的好事,都被眼前这个小子给破坏了。

    “你这个混蛋,竟敢破坏我的好事,真是欠揍。”约翰用英文骂道。随后,一拳打向洛千帆。

    洛千帆敢紧向后退了两步。一个扫腿飞过,踢在约翰的拳头上。顿时,刺骨的疼痛让约翰出了一身冷汗。约翰快速地抖动着被踢的拳头。身体不受控制地摔在地上。

    看到洛千帆赤红的双目,约翰吓的一哆嗦,急忙起身,洛千帆走到李思琪面前,看着衣衫不整的李思琪,眼中闪过一抹怒意。

    “没事吧?”洛千帆蹲下来,扶起躺在地上的李思琪,开口问道。

    “帆哥。”顿时,李思琪泪如泉涌,一下子就扑到洛千帆的怀里,泣不成声。

    “没事了,没事了。”虽然洛千帆想推开李思琪,但是看到她这副样子,心中有些不忍,便拍了拍她的后背。安慰道:“有我在,他不敢把你怎么样。”

    谁也没有料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虽然洛千帆看出约翰是一个色鬼,但是他没有想到,约翰居然会有这么大的胆子!

    畜牲不如!

    “放心吧!我会为你讨个公道的!”听着李思琪的哭声,洛千帆的心里有些难受。

    苗小兮看到这一幕,眼中露出无尽的怒意,她很同情李思琪,李思琪是她带过来的,出了事,她怎么向他的家人交待呢?

    “来,地上凉,快起来吧!”苗小兮对李思琪轻声说道。

    “嗯。”李思琪微微点头,苗小兮缓缓地把她扶起,坐在椅子上,并且把自己的外套,披在李思琪的身上。

    “你竟敢打我?”约翰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洛千帆问道。

    在他看来,洛千帆只不过是一个公司的小职员,居然敢出手打身份高贵的自己,简直是不敢置信!

    “老子打的就是你!”洛千帆的眼中寒光一闪,一字一句地说道。

    “混蛋!”约翰急忙起身大骂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敢得罪我,魅勋的合同就别想签了,我们以后绝对不会和魅勋再合作的!”

    “是吗?”洛千帆冷笑一声,随手拿起桌子上的合同,直接撕成两半,甩在约翰的脸上:“像你们这种垃圾的企业,魅勋也不想和你们合作!”

    “你疯了!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约翰有些震惊地看着撕成两半的合同,大声喊道。

    “我没疯!”洛千帆指了指脑袋:“相反,我现在清醒的很,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约翰看着发怒的洛千帆,感觉自己的脑袋,已经有些不够用了,什么时候,一个小职工都敢这么嚣张了?

    “你只不过是魅勋的一个员工,凭什么说不合作了?”约翰开口问道。

    “抱歉,不止是他,连我也都不会同意合作的。”这时,苗小兮走了过来,怒声说道:“约翰先生,你的所作所为,已经触犯到了我们的底线!所以合作的事情就免了吧!”

    “什么?”约翰眯了眯眼说道:“苗总监,他疯了,难道你也疯了?你是这次项目的负责人,你应该知道,这次合作对魅勋有多么重要。”

    “就因为一个女人,魅勋愿意放弃合作?换句话说,你们林总怪罪下来,你们谁能承担得起?”

    “没错。”苗小兮点了点头说道:“这个项目对魅勋的确很重要,不过我告诉你,我要对我的员工负责!”

    “林总的事情我会亲自去说,大不了再找新的合作伙伴。”

    “你确定?”约翰眉毛一挑问道:“你这么做值得吗?”

    “值得!”苗小兮眼中闪过一抹坚定之色:“我必须为李思琪讨一个公道!”

    苗小兮很清楚,作为一个花季少女,清白之身对她很重要,还好没有让约翰得逞,否则无论做什么都于事无补了。

    “有点意思。”约翰微微点头,撇了洛千帆一眼:“小子,敢坏我的好事,你给我等着!”说完,就要离去,却被洛千帆伸手拦下了。

    “你干什么?”约翰微微皱眉问道。

    “既然合作的事情谈完了,那么咱们现在,该说说李思琪的事情了吧?”洛千帆漆黑的眸子里闪过一抹杀意,薄唇微张问道。

    “呦呵,给脸不要脸,你打我一巴掌我都没说什么,你还想怎么样?”约翰眯了眯眼问道。

    “在华夏的法律里,这叫强奸未遂!”洛千帆冷声说道:“想这么容易就走了?”

    “切!”约翰从怀中掏出一踏钱,扔在李思琪的怀里,淡淡地说道:“这下可以了吧?”

    羞辱!一个屈辱感涌上李思琪的心头,两行清泪再次顺着俏脸流了下来。眼中充满了委屈与气愤!

    “怎么,嫌不够?”约翰微微一笑说道:“把卡号给我,一会儿我再给你转过两万块钱去!”

    “砰!”这次,洛千帆没有废话,直接一脚将约翰踹翻在地。

    “王八蛋!”约翰大骂一句,随手从桌子上抄起酒瓶,用力向洛千帆的头部砸去。

    “小心!”旁边的苗小兮大叫道。

    洛千帆伸出右手,快速抓住约翰的手腕,随后,左手夺过酒瓶,用力地砸在约翰的头上。

    “砰!”顿时,酒瓶就在约翰的脑袋上破裂,鲜血混着玻璃碴,顺着约翰的脸缓缓流了下来。

    约翰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捂着自己的头部,传出撕心裂肺的叫声。

    “住手!”苗小兮急忙拉住洛千帆,开口说道:“别冲动,小心打死人。”

    “混蛋!”洛千帆看着倒地不起的约翰大骂道:“真是个畜牲!”

    “冷静一下。”苗小兮急忙说道:“这件事情找警察解决比较好。”

    洛千帆深吸一口气,对苗小兮说道:“打电话报警。”

    “好。”苗小兮急忙点头,生怕再闹出人命。

    洛千帆走到李思琪面前,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问道:“没吓到你吧?”

    “没有。”李思琪摇了摇头说道:“谢谢帆哥。”她的脸色和苍白,显然是没从刚才的惊吓中醒过来。

    “不客气。”洛千帆微微一笑说道。

    “铃铃铃……”这时,电话响了,是林音涵打来的,洛千帆想都没想就接通了。

    “合作的事情谈的怎么样了?”林音涵开口问道。

    “谈崩了。”洛千帆淡淡地说道:“我已经拒绝合作了。”

    “为什么?”林音涵有些疑惑地问道。

    她语气中没有太多的责怪,她知道,洛千帆这么做必然有他的原因。

    洛千帆没有隐瞒,把事情的经过,完完整整地和林音涵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林音涵沉默了片刻,缓缓地说道:“你做的对!”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支持我这么做。”洛千帆淡淡一笑。

    “把事情处理完回家吃饭,别太晚了。”林音涵笑着说道。

    “嗯。”洛千帆心中划过一丝暖流,笑着说道:“完全服从领导安排!”

    “贫嘴。”说完,林音涵便挂了电话。

    约翰则是捂着头,坐在一旁,看着洛千帆,一句话也不敢说。

    大约过了十分钟左右,叶子清带着人来到了包间内,看到如同受气包一样的约翰,再看看洛千帆,顿时明白了什么。

    叶子清忍不住暗自思忖:这小子可真是个惹事精。

    苗小兮简单地把事情,和叶子清叙述一遍,叶子清越听脸色就变得越冷,眼中闪过一抹怒意。

    她是一名人民警察,正义感极强,对于这样的事情,她自然不能坐视不管。

    当下,叶子清走到满头是血的约翰身边,用英语问道:“她说的都属实?”

    “没错。”约翰擦了擦脸上的血,点头说道:“属实!”

    “很好,带走,跟我回去做笔录!”叶子清一挥手,对身边的警员说道。

    “我看谁敢!”约翰大喝一声:“我告诉你,我是来华夏来谈生意的,你们不能抓我!”

    “不能抓你?”叶子清冷笑一声:“根据我国法律第二百三十六条,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以上,十年以下!”

    “加上你们打架斗殴,都跟我去警察局做笔录!”

    “我是英国人,不是华夏人!”约翰眯了眯眼,强词夺理道。

    “我当然知道你是英国人。”叶子清冷笑一声:“但是我告诉你,这里是华夏!不是英国!在华夏待着,你就必须遵守华夏的法律!”

    “小小警察也敢这么放恣!”约翰虎目圆瞪地喊道。

    “怎么?”叶子清指着约翰,铿锵有力地说道:“在华夏猥亵女子,这可不是小罪!别以为你是外国人,就可以逃脱掉法律的制裁!”

    “我再说一遍,这里是华夏,你到这里来,就应该遵守华夏的法律!”

    “你知道我是谁吗?”约翰大声问道。

    “我管你是谁!”叶子清毫不留情地说道:“怎么,你还想报复?好,我告诉你,记好了,我叫做叶子清,燕京叶家的人,有本事你就来报复我!抓不了你,我这顶帽子就不用带了!”

    在叶子清看来,警察就是伸张正义的,是人民的公仆,如果怕什么强大的背景,那还做什么警察?

    如果一个妙龄少女,被外国人猥亵,警察还不闻不问,那么还要警察有什么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