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1344章 请叫我阮香荷

作者:卜非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神犬夫人眼中挂着几滴清泪,缓缓摇了摇头:“我虽然想过不一样的人生,可却不是像你一样跟野兽一样。当初你逼着我杀了我的家人,可你口口声声是为了我好!哈哈,难道真是为了我好吗?时间越久,我的内心就越空虚,我宁愿做一个只知道绣花的普通女子,也不愿意做什么神犬夫人。这些年来,我一直隐忍着,就是为了等待这一天,为自己的家人报仇。以前的时候,你有飞龙鹿庇护,我根本无从下手,今天,飞龙鹿自顾不暇,我终于有了这个机会。哈哈,万兽王,你不过是个一意孤行的莽夫而已,还想学着别人加官进爵,你别做梦了!”

    猛得将万兽王的心脏重重摔在了地上。

    那心脏彻底碎成了渣渣。

    叶天呆住了。

    他万万没想到这个神犬夫人竟然会对万兽王偷袭。

    可是,从刚才神犬夫人的话中,叶天也听出了一丝端倪。

    当初神犬夫人将自己的亲人全部灭杀,并非出于她自己的意愿。

    “神犬夫人,你……你在干什么?”

    “你竟然杀了族长,你这是大叛逆!”

    “神犬夫人,你快快束手就擒,否则我们就不客气了。”

    那些驱兽一族的人一个个错愕不已。

    他们的震惊不比叶天小上多少。

    神犬夫人转过头,看着那不足百人的驱兽一族,嘴角扯起一丝冷笑:“怎么,现在万兽王都死了,你们难道还想替他报仇不成?呵呵,你们以为自己有那个本事吗?”

    “你……”看着神犬夫人胯下的狗妖露出了獠牙,所有人都不自觉往后退了两步。

    整个驱兽一族,除了飞龙鹿之外,就是这狗妖最厉害,所以神犬夫人才有了这么个绰号。

    如今叶天带领的秃鹰虎视眈眈,他们哪里敢轻举妄动?

    那飞龙鹿此时似乎已经半死不活了,倒在距离叶天不远处,正在痛苦地抽搐着,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一切的一切,都来得太快。

    直到三分钟后,飞龙鹿忽然间仰天发出一道嘶吼声,四肢一蹬,脑袋一歪,似乎失去了生机。

    这么一个霸气的妖兽,竟然就这么死了。

    所有人都感觉不能置信。

    一道黑影从飞龙鹿的身体里缓缓走了出来。

    那道黑影扎着一个冲天辫,脸上粉嘟嘟的,赫然是之前被飞龙鹿吞掉的缘生。

    缘生的手里拎着一个只有巴掌大小的东西,那个东西正在挣扎着,模样竟然跟飞龙鹿差不多大。

    缘生抬起头来,将手里的缩小般飞龙鹿朝着叶天晃了晃:“嘿嘿,主人,你瞧见了吗?这就是飞龙鹿的魂魄,已经被我抓住了。”

    “魂魄?”

    叶天闻言,不由得眼皮一跳。

    这个缘生修为不高,他竟然能直接抓取飞龙鹿的魂魄,怪不得刚才他主动被飞龙鹿吞掉呢。

    它究竟是何等妖孽?

    叶天心中的古怪更盛了。

    虽然知道自己降服的这些妖灵血统不凡,可像缘生这样轻松抓了飞龙鹿这等半鬼半妖的东西,那还是让人有些不能置信的。

    不过,叶天刚想说什么,缘生却突然间一张嘴,一口将飞龙鹿的魂魄吞了下去。

    然后,也打了一个饱嗝,眼皮耷拉着,眼见就要睡着了。

    叶天连忙将缘生收进了叶神空间中,也不客气,快速冲到了飞龙鹿的尸体边,将它的妖核跟头顶上的独角都挖了下来。

    这可是宝贝,妖核可以增强修为,比玄石还要珍贵,那个独角炼化一下,绝对是件利器。

    神犬夫人倒是没有阻止叶天。

    她冷冷扫视了那些不敢动弹的驱兽一族的人,然后冲着叶天轻轻拱手:“叶掌门,香荷在这里有礼了。”

    叶天只是礼貌性点了点头:“我们认识?”

    “咯咯,叶掌门,我们可是不打不相识呢。”神犬夫人倒是没有将叶天的冷淡放在心上,而是直接从狗妖背上翻身下来,然后举起手来,高声问道:“从今天开始,我们驱兽一族与朱雀谷结成联盟,如果谁有异义,别怪我不讲情面。”

    说罢,猛得一脚踩在了万兽王的脑袋上,直接将他的脑袋踩了个稀碎。

    可怜威武一世的万兽王,死得却是如此之惨。

    看着神犬夫人的举动,叶天嘴角也狠狠抽了一下。

    这个女人,太血腥了。

    虽然他不知道神犬夫人在搞什么名堂,但现在叶天还真不害怕驱兽一族了。

    而且,看神犬夫人的样子,似乎并没有什么恶意,而是真心想跟自己合作。

    那些驱兽一族活着的人一个个面面相觑。

    他们看着万兽王死得不能再死了,而神犬夫人警告的意思也非常明显,如果敢反抗,恐怕死得会很惨。

    “我们拥护神犬夫人为族长!”

    “对,我们支持神犬夫人。”

    “神犬夫人,我们全听你的。”

    在生死面前,无论是普通人,还是驱兽一族这些野人,他们同样非常惧怕。

    现在这种形式谁也不是傻子。

    神犬夫人看到众人的反应,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冲着叶天嫣然一笑:“叶掌门,你看到我的诚意了吗?”

    叶天报之以笑:“呵呵,神犬夫人,我有些不明白。”

    “咯咯,叶掌门,您可是接连三次把我们驱兽一族的人打得惨败而回。而且,这朱雀谷才撅起不过短短数日,却已能够与我们驱兽一族抗衡,我相信,我们驱兽一族与你为敌,不是明智之举。”

    “哦?你就这么相信自己的判断?”

    “不敢不敢。”神犬夫人为了打消叶天的顾虑,往前凑了凑,把自己的嘴凑到了叶天的耳边,低声道:“叶掌门,我以前可是洋灵府大家的小姐,无论如何,我们家可也与修仙门派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关是你们朱雀谷出现的那些石人,我知道,我香荷就不应该与你叶掌门为敌。”

    “哦?”叶天对这个女人反而来了兴趣:“怎么,照你这么说,你知道那石人是何物?”

    “咯咯,叶掌门可真会揣着明白装糊涂呢。”神犬夫人本来长得就漂亮,虽然心性比毒蝎还要狠辣,可这么一笑,倒也透着几分成熟的韵味。

    朱唇轻轻一启,神犬夫人继续说道:“据我所知,当年我们阮家有一本傀儡术,是一门仙家的超级功法,只不过后来阮家人全部死了之后,那本傀儡术就不知所踪了。如果香荷猜得没错,叶掌门手里应该就有那本傀儡术吧?”

    叶天仔细看了神犬夫人一眼,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层渊源,“呵呵,就算如此,你就跟我合作?”

    神犬夫人悠悠叹了一口气:“那傀儡术,非天资矍铄之人,根本就无法参透。传说,只有身怀龙血之人,才能炼制出真正的傀儡。”

    然后,直勾勾盯着叶天:“叶掌门,我相信,与你合作,我们驱兽一族的前途,肯定会更加光明。”

    “哈哈,哈哈,神犬夫人,你这马屁,拍得我倒是很舒服。”

    “叶掌门,如果不介意,你就叫我阮香荷吧。”

    “阮香荷?嗯,好名字。”

    “咯咯,谢叶掌门。”

    “那好,今天看在你杀了你们族长的份上,我就不追究你们驱兽一族的麻烦了。”

    “谢叶掌门。”

    “那我朱雀谷的财宝呢?”

    “请随我来。”神犬夫人转身,引着叶天朝着洼地深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