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647 这个女人不寻常!

作者:第十个名字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眼看莲儿被夫君打得好几天都不敢坐,其他女人立刻就知道这不是开玩笑,不想成为第二个挨揍的必须马上认清形势、端正态度,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其实洪涛的要求也并不过分,应该说是最基本的古代家庭观,她们改起来也并不为难,有点立竿见影的意思,连带着下人们也都赶紧调整行为举止,以免撞到驸马的枪口上。

    “王朔,你怎么就这么怂呢!小羽抢你鸭子车,你就不会揍他?白长这么大个儿了,爷爷不喜欢怂孩子。过去踹他一脚,晚上给你吃肉!”

    洪涛带孩子的方式就一个字儿,狠!驸马府里和王飞羽同龄的只有王秋的儿子王大郎。这个王秋可不是化名的王二,而是府里马夫王大郎的傻侄子。

    别看人家傻乎乎的,可是凭借不错的工作和丰厚的聘礼,三年多前还娶回来漂亮媳妇。对方是马行街上牛马市小商人的二闺女,生得挺水灵,也挺会持家。

    两口子第二年就生了个胖小子,原本叫王大郎,结果洪涛一回家就给改了。这么多王大郎,叔爷和孙子同名,这也太没文化了。

    叫啥呢,洪涛有的是现成的名字可用,比如王朔。王大郎和自己同辈,王秋是自己的子侄辈,那他儿子就是自己孙子辈呗。王朔管自己叫爷爷,想一想洪涛都能笑醒!

    王朔完全继承了他爹的体格,也完全继承了他娘的相貌,长得既敦实又俊俏。更可喜的是他没继承他爹半点脑子,相反还挺聪明,不到三岁就能理解大人的意图了。

    飞起一脚把王飞羽踹了个屁蹲,拉着官人爷爷给自己做的会呱呱叫的小鸭子车绕圈飞奔,一边跑一边用舔嘴唇提醒官人爷爷,别忘了给肉吃。

    “哇……爹爹……车……车……”王飞羽则完全继承了父亲的身体和母亲的性格,既不壮实也不聪明,就会坐在地上踢腿外加扯开嗓子干嚎。

    “哪儿有这样当爹的,唆使外人打自家孩子!”

    莲儿这顿揍也没白挨,事后夫君非但没冷落反倒多了些关心。但对于教育孩子的方式她还是无法认同,可惜只要夫君在家谁也不敢去哄飞羽小朋友,只能抱怨两句。

    “车个屁,有自己的车还抢别人的,真以为你爹是万人敌啊!闭嘴,再哭就不给肉吃,把你的肉全给王朔!”

    孩子哭咋办?没辙,任他哭去,只要不搭理几次,让孩子明白哭是没用的,以后就不会再拿这玩意当武器要挟大人了。

    洪涛更狠,不光不哄还要剥夺儿子最喜欢的东西,肉!在这一点上可以证明,王飞羽绝对是莲儿的亲儿子,刚断奶没几天又迷上了吃肉,三顿都吃也不腻,一顿不吃就不高兴。

    “织你的毛衣,给儿子织完再给本官织一件!”正在教训儿子的洪涛感觉到后背有人桶自己,以为莲儿又要袒护儿子。还别说,莲儿干别的都稀松平常,唯独织毛衣一门灵,还会自己创造花样。

    “凉王怕是等不到莲夫人的毛衣了,本宫倒是想求一件……”接话的不是莲儿,是个陌生女声。

    “……臣王诜参见皇后!”洪涛一回头,确实陌生,身后站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个头不高但雍容华贵很有气势,一双微微上挑的丹凤眼里目光流转,很有内容。

    来人是谁洪涛真不认识,但他认识远远站着的两个人是内官和宫女。能带着内官和宫女出来、又能不声不响进入驸马府的女人,除了自己的丈母娘之外,纵观整个大宋朝野就剩下庞皇后一个了。

    “此处不是朝堂,妹婿不必多礼。吾来看看浅予,恰好路过后苑,不想听到妹婿教子。坊间都道凉王教子有方,百闻不如一见,确实很特别……”

    庞皇后总体上讲是个美人,要不也不会先被王安石的儿子看上又被皇弟相中。不过她的长相有点过于媚,按照后世的说法就是蛇精脸、狐媚眼。完全是张网红脸,和贤惠沾不上边,倒是有些妲己的感觉。

    “臣出言多有不妥,让皇后笑话了……莲儿,还不去唤夫人来!”自己教育儿子的方式确实比较怪异,洪涛也不想在这个问题上多做说明,和陌生的皇后更没什么可聊的。

    “凉王不打算认吾这个嫂嫂吗?不忙,吾正好有事和妹婿商议,过后再去见浅予不迟。”庞皇后伸手止住了莲儿,冲湖边的飞羽堂指了指,也没问洪涛乐意不乐意就径直走了过去。

    “先不要惊动夫人,叫人看好后苑不得有失。”

    皇后显然不是来找长公主的,那她此行就是代表皇帝来找自己,难道说请郡的事情触动了谁的神经?或者说自己被苏轼利用了?现在想这些问题也想不明白,干脆还是去听听皇后怎么说吧。

    “妹婿是先皇最信任的臣子,据说当年先皇一有烦心事就会来此与妹婿切磋几局飞鹰。吾也喜欢打飞鹰,妹婿可愿相陪?”

    飞羽堂原本就是块室内羽毛球场,最初由毛竹搭建,上敷草席挡雨。后因神宗皇帝喜欢来此打球,才由内廷工匠改造成了一座巨大的凉亭式建筑,并第一个装上了花色玻璃。

    天气好的时候,阳光透过玻璃射进来,会把里面弄得五颜六色。天黑之后点上汽灯,从外面看依旧五光十色。而且这还是座全天候室内球场,春夏秋可以玩,冬天依旧不耽误。四角的大型铸铁壁炉能让室内温暖如夏,只要舍得烧焦炭。

    皇后说的没错,当年神宗皇帝心情不好或者心情好的时候都会来此散散心。因为只有在飞羽堂中才有人真敢赢他,反倒少了许多心机拖累。

    这次回来之后洪涛也在里面打过几次球,但感觉很不好,然后就再也不进去打球了。说真心话,神宗皇帝这位大舅哥除了职业病之外算是个不错的人。他对家庭、亲人都非常宽容,很有当大哥的气度。

    他从一开始就不相信自己真疯了,试探过几次之后发现自己对他并没威胁,也就不再去追究那些让人匪夷所思的事儿,哪怕心里特别好奇。

    这些都是长公主说的,自己不在开封那些年神宗皇帝也常来飞羽堂打球,兄妹关系本来就好,有些话并没忌讳,经常会聊起驸马。

    按照大舅哥的计划,等他百年之后社稷自然就交给赵佣了。自己就是他给儿子找的辅佐之臣,当宰相都不够,还得是大权在握的唯一首辅。

    为啥会获得这么多信任呢?皇帝亲口和长公主讲过,王诜和任何臣子都不同,对权利财富没有丝毫奢望,还有一种近乎痴狂的强国理想。

    这样的人他从来没见过,祖辈的教诲中也从来没提及过该如何应对。不过他认为这是赵家的福气,只要不过于难为这位妹夫,儿孙的皇位就能坐得无比舒坦。

    知道这些事儿之后,洪涛每次在飞羽堂里打球就容易出现神宗皇帝的影子。抛开身份不谈,细算起来不是他对不起自己,而是自己没完成两人之间的约定。

    北伐的事儿皇帝已经做到了最大限度支持,连皇位都赌上了,再多也没法给。可是皇位最终还是落到了他人手中,自己不光没带兵帮侄子抢回来,还承认了新皇帝的存在,为的只是一己私利。理想也算利益,自己的理想那不是私利是啥。

    可是已到了需要自己付出的时候,洪涛就不由自主的选择了先自保,这种从小养成的思维模式几辈子都改不掉。

    “待臣去唤人来服侍嫂嫂更衣……”陪皇后打球到没什么,飞羽堂刚建好的时候,神宗皇帝的皇后、嫔妃都被自己在球场上刷了个够。不过这里温度比较高,穿着冬衣打球肯定不合适。

    “不必了,吾自己带着。说起来这也是妹婿的手笔,世人都道丑陋,但吾认为适当的时候穿一穿反倒更合适,妹婿以为呢?”

    “……嫂嫂所言极是……那臣就发球了……”下面发生的事儿让洪涛有点措手不及,庞皇后更衣的速度无与伦比也香艳至极,她的褙子和襦裙下面居然套着一身运动服。

    这种衣服是洪涛私下里给长公主、莲儿她们缝制的,说白了就是后世的七分裤和圆领衫,料子改为了细软的棉布,穿着它打球总比穿着裙子或者无裆裤方便的多。

    但运动服只限于驸马府内穿戴,见过的人也仅仅是神宗皇帝和嫔妃,从来没对外公开过。这种衣服若是传出去会遭到口诛笔伐的,露着胳膊腿和脖颈宋人可以忍受,可绝不能忍受太贴身。一举一动都能看到肌肉变化,太香艳、太下流、太不成体统。

    看来自己不在家这段日子庞皇后或者叫吴王妃没少往府里钻,否则怎么会知道这种衣服,还做了一身穿。

    可皇后显然没得到真传,学艺不精,运动服里面要配上自己发明的内衣才好。她来了个真空,举手投足间不能说走光,却比走光还让人侧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