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5 只听你的话

作者:柠檬笑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难不成你日后都要住在我那?”秦蓁到底没有想到端木衢竟如此自作主张。

    “反正日后成亲了,王府你是不喜欢的,秦家的事务你也要管着,难道你忍心让我独守空房吗?”端木衢可怜兮兮地看着她。

    秦蓁只觉得一阵冷风吹来,差点没呛到她。

    她掩唇轻咳了几声,“回去再说吧。”

    “好。”端木衢欣然应道,便欢天喜地地同秦蓁一同走了。

    后头的孟启轩与齐大公子面面相觑,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

    “成何体统!”齐大公子忍不住地怒斥道。

    孟启轩也没有想到端木衢在秦蓁面前竟然是如此模样,他再次看向二人远去的身影,眸底闪过一抹幽暗地深意。

    秦蓁看向端木衢,“我知晓这戏要做足,可这毕竟是皇宫,你适才那般说,我落个悍妇的名声便罢,可你乃是堂堂的二皇子,日后还有谁敢瞧得起你?”

    毕竟在男尊女卑的时代里头,端木衢的确太特立独行了。

    “我倒要瞧瞧,谁敢瞧不起我?”端木衢扬声道,那语气低沉,带着不可置疑的震慑。

    秦蓁眨了眨眼,到底没有想到端木衢会如此,也只能无奈地摇头,大步往前走了。

    她觉得,自个得赶紧离开,难保他还会不会说出什么惊人之言来。

    端木衢一愣,瞧着秦蓁便要这样离去,连忙跟了上去,“不过,你真的要将孟启轩请回府?”

    “嗯。”秦蓁点头,“皇上的旨意。”

    “哦。”端木衢轻轻点头,“我知道了。”

    秦蓁斜睨了他一眼,“你不是要待着吗?”

    “可那别苑我已经拆了啊,让他住哪?”端木衢皱眉道。

    “还有旁的地方呢。”秦蓁继续道,“待会上马车再说吧。”

    “好。”端木衢点头,而后便等着孟启轩与齐大公子前来。

    齐大公子也想跟着一同前去,不过直接被端木衢驳回去了。

    孟启轩也只能与端木衢一同骑马前去。

    秦蓁坐在马车内,轻轻地揉着眉心。

    知茉看着她道,“大小姐,二皇子适才在宫中的慷慨之言,已经传入了后宫各处。”

    “哎。”秦蓁无奈地摇头。

    秦蓁继续道,“到底如今还未成亲呢,他便如此,日后还能如何?”

    “大小姐,眼下众人皆知,您迟早与二皇子成亲,故而也并未有任何的闲言碎语。”知茉继续道,“不过,二皇子的名声怕是就此毁了。”

    “他在乎吗?”秦蓁挑眉,“反正他无心皇权,否则,也不可能直接忤逆了端木阙。”

    “太子与您?”知茉轻声道。

    秦蓁也只是勾唇浅笑,“自知日后会形同陌路,不过是有些失落罢了。”

    “大小姐,太子难道不会恩爱生恨吗?”知茉继续问道。

    “不会。”秦蓁摇头,“若是如此,那么,他便不是我当初认识的木头了。”

    “可……”知茉轻声道,“如今云国朝堂波云诡谲,二皇子想要保全自己,怕是费了不少心思呢。”

    “嗯。”秦蓁点头,到底没有想到,端木衢会真的能求得圣旨。

    可如今既然已成了定局,那么她要坦然地去面对,毕竟,他勇敢地跨出了这一步,她有何必惺惺作态呢?

    也许,有一日,她能走出心中的那块禁地,敞开心扉地接纳他呢?

    秦蓁看着她,嘴角勾起淡淡地浅笑,而后说道,“走吧,日后的事情谁能说得准,眼下,我该关心的是,怎么能够让孟启轩回大召去。”

    “是。”知茉继续道,“当初,大召秦家被灭,您也被赐死,如今若是大召那处知晓您还活着,此事儿该如何?”

    秦蓁挑眉,“想来,他也料到了有这一日,必定会有说辞。”

    “是。”知茉点头。

    秦蓁继续道,“待会,将我后头的那个院子准备出来。”

    “是。”知茉想了想,“大小姐,那个院子与二皇子住的正好相邻。”

    “嗯。”秦蓁点头,“这不是更好?”

    “奴婢明白了。”知茉连忙应道。

    待秦蓁回了秦家,端木衢与孟启轩已经下了马。

    端木衢笑吟吟地看着她,“来者是客,我会好好招待贵客的。”

    “贵客?”孟启轩笑了笑,“难道二皇子不是?”

    “我?”端木衢挑眉,“这里日后也是我的家。”

    孟启轩对端木衢这般的厚脸皮也是很服气的。

    秦蓁无奈道,“好了,赶紧回去吧。”

    “是。”端木衢乖顺地应道。

    孟启轩不知道这些年来,秦蓁到底经历了什么,又或者说是,这些年来,这二人到底在一起经历了什么,可是眼下二人的相处,反倒与他所得到的消息不同。

    他突然觉得,这些年来,自个似乎感觉到的并非是眼前的这两个人。

    秦蓁不知道孟启轩的目的是什么,可是看着眼前的他,陷入了沉思,她也只是让端木衢陪着他了。

    毕竟她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

    南宫青墨如今还在坐月子,秦贽到底也是不想她过于辛苦,故而每日都会回来。

    秦蓁回去之后,换了衣裳,便去了她的院子。

    南宫青墨得知孟启轩要住在府上,她愣了愣,接着说道,“可是府上多少有些不太平,毕竟四房的事儿,如今还是没有定夺。”

    秦蓁点头,“所以,他过来,那些个想要动手的人发,怕是不会轻易动手了。”

    “妹妹,此事儿你自个做主就是饿了。”南宫青墨看着秦蓁说道,“毕竟,我也不好出面。”

    “嗯。”秦蓁接着说道,“我只是与嫂嫂说说,免得有人嚼舌根子。”

    “我明白。”南宫青墨笑着点头。

    “那嫂嫂好好歇息吧。”秦蓁顺势还是给南宫青墨把脉了,知晓她安然无恙,这才放心离去。

    秦蓁回了自个的院子,端木衢与孟启轩都在

    她愣了愣,“这是?”

    “他要过来的。”端木衢嘴角一撇,显然不乐意。

    秦蓁接着说道,“大殿下有事儿?”

    “这秦府我可能随意走动?”孟启轩继续问道。

    “自然。”秦蓁坦然道。

    “好。”孟启轩点头,便起身离去了。

    秦蓁看着他离去,再看向端木衢道,“你想说什么?”

    “他这次过来,目的不单纯。”端木衢直言道,“若是有什么不妥当,你可要与我说。”

    “嗯。”秦蓁继续道,“你难道不觉得自个今儿个在宫中所言过于有失体面了?”

    “是吗?”端木衢挑眉道,“我是我,虽然我身为二皇子,可也是一个男子,对于你,我从来都是一心一意的。”

    秦蓁忍不住地笑了,不知为何,如此坦白的端木衢,反倒让她觉得,心中多了一丝的暖意。

    也许,她真的应该试着去接受一个人了。

    端木衢见她笑了,连忙说道,“难道我说错什么了?”

    “没有?”秦蓁摇头,“你这样很好。”

    “我一向很好。”端木衢不客气道。

    秦蓁暗自摇头,而后便起身去忙了。

    端木衢倒也没有追着她不依不饶,也是去忙了。

    知茉走了过来,接着说道,“大小姐,二皇子带着大皇子去溜达了。”

    “溜达?”秦蓁挑眉,“去哪了?”

    “去了后花园。”知茉继续道,“不过,二人到底也只是说了几句,便各自散去了。”

    “嗯。”秦蓁淡淡道,“由着他们就是了。”

    “是。”知茉点头应道。

    秦蓁抬眸看着她,过了许久之后才说道,“过几日,孟启轩应当就会离开。”

    “为何?”知茉不解地问道。

    此时,知棋送来了密函,接着说道,“大小姐,长公主入宫去了,齐妃这次的胎位很稳。”

    “嗯。”秦蓁点头,过了好一会道,“她的东西可送出去了?”

    “送出去了。”知棋继续道,“偷偷地派人送去了边关。”

    “好。”秦蓁笑了笑,抬眸看着知茉道,“要不了多久,大皇子便会走了。”

    “可是大皇子此次前来,难道不是为了给九王爷提亲吗?”知茉不解道。

    “原先是,可是我与端木衢的赐婚圣旨打乱了他的计划,故而他才改变了,只是说前来看望孟锦芫。”秦蓁继续道,“这云国,他总归是要亲自过来瞧瞧的,不然,怎能知晓这处到底是何模样,真正的我又变成了什么模样了。”

    “可他若是真的回了大召,与大召的皇帝说了您如今的处境,那么,大召皇帝会不会对您动了杀机?”知茉继续问道。

    “会。”秦蓁坦然道,“不过,他的目的一向都是秦家的秘密,而让我活着来到云国,也都是了这个秘密。”

    “可大召皇帝难道不担心,您即便得到了秦家的秘密,也不可能给他。”知茉继续道。

    “当然知道。”秦蓁笑了笑,“就是因为如此,所以,他才会在云国留了重要的棋子,是一个到现在我都无法猜到的人。”

    “奴婢明白了。”知茉垂眸应道。

    秦蓁笑了笑,继续说道,“咱们只管先在云国待着,毕竟,秦家也需要在云国站稳脚跟才是。”

    “是。”知茉垂眸应道。

    秦蓁继续道,“待会,二皇子那处,你记得送去糕点就是了。”

    “是。”知茉应道。

    次日。

    秦蓁醒来之后,便见知茉匆忙赶了过来。

    “怎么了?”秦蓁瞧着知茉的脸色不大好。

    “后花园出事了。”知茉看着她道。

    “出了何事?”秦蓁想着,昨儿个端木衢与孟启轩才过去,若是真的出了事儿,怕是也无法交代。

    知茉说道,“死了个丫头。”

    “哪个院子里头的?”秦蓁看着她问道。

    “是……”知茉凑近说道。

    秦蓁挑眉,而后说道,“看来还是又不安分的。”

    “大小姐,此事儿惊动了大皇子,如今已经过去了。”知茉说道。

    秦蓁轻轻点头,便带着人过去了。

    孟启轩看着眼前的人,接着说道,“秦大小姐来得正好,本殿下昨儿个刚过来,这处便出了人命,不知这可是巧合?”

    秦蓁走了过去,“大殿下何出此言?”

    “怎么了?”端木衢远远地过来。

    秦蓁扭头看着端木衢,接着说道,“有个丫头失足落水了。”

    “失足落水?”孟启轩笑了笑,“这丫头颈项上还有勒痕。”

    端木衢弯腰看了一眼,而后看着秦蓁道,“昨儿个我与大皇子来后花园闲逛,到底没有瞧见有什么人啊。”

    “这丫头也并非是后花园伺候的。”知茉连忙道。

    “那她是怎么死在这里的?”孟启轩看着秦蓁道。

    秦蓁沉吟了片刻,而后说道,“我也不知。”

    “看来要好好查查了。”孟启轩言下之意是,若是查不清楚,他可要上报朝廷了。

    秦蓁敛眸道,“知茉,此事儿交给你彻查。”

    “是。”知茉垂眸应道。

    秦蓁看向孟启轩道,“大殿下,三日之内必定给您一个答复。”

    “好。”孟启轩点头。

    端木衢冷笑了一声,“这也不过是秦家的家事儿,死去的人也并非是大皇子跟前的,为何要给大皇子一个交代,更何况,不过是个丫头,死了又有何妨?”

    孟启轩看着她,“秦大小姐既然答应了本殿下,那本殿下便等着就是了。”

    显而易见,他是不想跟端木衢争辩的。

    秦蓁待孟启轩离去之后,看向他道,“你又何必跟他一争长短呢?”

    “不过是觉得他多管闲事。”端木衢冷哼一声,“此事儿你莫要操心了。”

    “我知道你是觉得不必如此。”秦蓁说着,便与端木衢一同回去了。

    端木衢听得出这弦外之音,故而与秦蓁一同入了屋子,便坐下听着她开口。

    秦蓁继续道,“你可知晓,那丫头原本是二房一个姨娘跟前的,那姨娘当时也受宠,还有一个庶子,不过后头二婶过来,二叔待二婶便越发地好了,那些个姨娘便也渐渐地失宠了,这个姨娘乃是姜家的远亲。”

    “哦。”端木衢点头,“你是觉得这姨娘的丫头是有意被当成了棋子?”

    “嗯。”秦蓁点头,“我担心,你与孟启轩昨夜去了后花园,这丫头便没了,这其中还有什么牵扯。”

    “我知道了。”端木衢点头,接着说道,“你查就是了。”

    秦蓁接着说道,“你可是觉得我过于软弱了?”

    “没有。”端木衢笑着开口,“这秦家本就是你的,我不会插手,只不过,我很高兴。”

    “高兴什么?”秦蓁挑眉,不解道。

    “在遇到这样的事情时,你会与我坦白。”端木衢笑道。

    秦蓁忍不住地笑了。

    她也不知为何会与他说,可不知不觉,似乎这早已成了习惯。

    这样的习惯,大概是从到了云国之后,渐渐地形成的。

    秦蓁看着他,“你今儿个可有什么要忙的?”

    “他不是要闲逛吗?”端木衢道,“你身为女子,自然不方便,我陪着他就是了。”

    “嗯。”秦蓁到底也没有推辞。

    端木衢便起身,离去了。

    知茉走了过来,看着秦蓁道,“大小姐,此事儿真的要给大皇子一个交代?”

    “你只管查就是了。”秦蓁继续道,“这大皇子突然要在秦家待着,想来秦家有人会暗中与他联系。”

    “是。”知茉当即便想到了,顺藤摸瓜。

    秦蓁淡淡一笑,而后便自顾地忙去了。

    这三日,府上到底安静的很。

    因四房的几位姨娘都自杀了,故而,四老爷也极少待在府上。

    “大小姐,二夫人后日便到了。”知茉说道。

    秦蓁点头,而后说道,“我知道了,正巧赶上看戏。”

    “是啊。”知茉笑着应道。

    直等到三日之后,秦蓁特意请来了孟启轩。

    “你说说吧。”秦蓁看向知茉说道。

    而二夫人戚氏也到了,毕竟再过些时日,便是秦牁成亲的日子。

    戚氏赶回来,为的便是此事儿。

    秦蓁看着眼前的人,接着说道,“二婶来得正好,今儿个此事儿与二房也有干系。”

    “我适才听知茉说过了。”戚氏早先便收到了秦蓁送来的书信,早已有了准备。

    如今只是平静地坐下,等着。

    秦蓁看向知茉道,“说吧。”

    “将人带过来。”知茉低声道。

    “是。”知棋便转身将一位长相柔媚的女子带了进来。

    “妾身姜氏见过大小姐。”姜姨娘看着她道。

    秦蓁看着姜姨娘道,“前几日在后花园死去的丫头可是你跟前的?”

    “正是。”姜姨娘红着眼眶道,“妾身跟前的丫头也只有她最忠心,只是不曾想,竟然……”

    知茉开口道,“敢问,姜姨娘,这丫头那日为何会去后花园?”

    “妾身也不知。”姜姨娘连忙摇头,“妾身早早地便歇下了,并不知晓她何时去的,只是早上的时候,妾身醒来,便听说那丫头没了。”

    知茉继续道,“我从这丫头那处搜出来的。”

    她说着,便将一个匣子拿了出来,而后看向姜姨娘,“不知姜姨娘可见过此物?”

    “这……”姜姨娘瞧着那匣子里头的东西,诧异道,“这是什么?”

    “姜姨娘难道不知?”知茉继续道,“这里头放着的乃是两瓶毒药,而一瓶之前用在了大少夫人的身上,另一个则是洒在了后花园内的池塘中。”

    “妾身不知啊。”姜姨娘连忙道。

    知茉连忙道,“这丫头若非姜姨娘指使,怎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妾身一直安分守己,又有何理由加害大少夫人呢?”姜姨娘叫屈道。

    知茉显然一副她会如此说的神情,而后便又让知棋将一个老婆子叫了进来。

    那老婆子跪在地上,“老奴见过大小姐。,”

    “那死去的丫头与你是何干系?”知茉沉声道。

    “是老奴的侄女。”那婆子如实地回道,“原先的时候,是老奴瞧着她家中清苦,这才将她送来府上,只是不知,她竟然做出这等黑心肝的事儿。”

    婆子声泪俱下地说道。

    知茉道,“她做了什么?”

    “这些年来,她一直跟在姜姨娘的身旁,到底也得了不少的好处,这些个好处,也都让她送出去贴补家里头了。”婆子继续道,“不信,这是她偷偷给老奴的。”

    “拿上来。”知茉说道。

    那婆子便自袖中拿出一个丝帕,将丝帕摊开,是一枚做工精细的玉簪子。

    这玉簪子晶莹剔透,乃是上好的羊脂白玉打磨而成,即便是皇宫中,也是稀有的,可这婆子是如何得到的呢?

    而这玉簪子是当初,二老爷得了的赏赐,后头给了这姜姨娘,故而是抵赖不得的。

    毕竟,这婆子并未在姜姨娘院子里头伺候,如今说出来,也不是肆意的攀扯。

    知茉继续道,“你确定?”

    “正是。”婆子说道,“老奴的侄女说,姜姨娘一直暗中与娘家来往,将秦家的许多消息都送过去,只不过办的极其隐秘,甚少人发现。”

    “那她为何会与你说?”知茉沉声问道。

    “她之前,暗中给大少夫人下过毒,后头,有一次,她差点失足落水,是大少夫人好心救了她,又给叫了大夫过来,她心中生出了一丝不忍心,昨儿个,她也来找过老奴,说是若她有何不测,便将此物拿出来,还说,她留下了证据,都跟着家里头的贴补送过去了。”婆子含泪说道。

    知茉继续道,“大小姐,奴婢已经派人去了这牙弯头的家里头,找到了这个。”

    她说着,便将一个小匣子递给了秦蓁。

    秦蓁拿过来之后,打开,里头都是一些被拓写的书信,她看过之后,又看向眼前的人。

    “大殿下可要看?”秦蓁问道。

    “不了。”孟启轩淡淡道,“既然是秦家的家事儿,与本殿下无关,那本殿下也不必待在这出。”

    说着,便起身离去了。

    秦蓁目送着他离开,而后看向姜姨娘道,“如今你可还有何话说?”

    姜姨娘低着头,不敢出声。

    秦蓁看向戚氏道,“二婶,她乃是二房里头的,即便要处置,也该由二婶处置。”

    “大小姐放心吧。”戚氏说着,便让人带着姜姨娘走了。

    秦蓁只是静静地坐在椅子上。

    知茉看着她道,“大小姐,这姜姨娘,不知二夫人会如何处置?”

    “她会先与二叔说的。”秦蓁继续道,“不然,二叔即便知晓姜姨娘是个外心的,可终究会因二婶自作主张,而失了对二婶的宠爱。”

    “是。”知茉低声应道。

    秦蓁抬眸看着远处,接着说道,“如今的情形,到底也不是让秦家的事儿闹得人尽皆知的时候。”

    “大小姐,二皇子来了。”知棋说道。

    “他过来,何时禀报过?”秦蓁摇头。

    端木衢刚踏进来,听到秦蓁的吐槽之言,笑了笑,“事情解决了?”

    “嗯。”秦蓁点头。

    “对了,我有一事儿与你说。”端木衢看着她。

    “嗯?”秦蓁挑眉。

    “外头的传闻你可听说了?”端木衢问道。

    “难不成你那日在宫中的豪言壮语,被传出去了?”秦蓁当即反应过来。

    “嗯。”端木衢笑嘻嘻道,“不过,我反倒觉得没什么,若是有人拿此事儿为难你,你只管反驳回去就是了。”

    “我如何反驳?”秦蓁笑着问道。

    “与他何干?”端木衢冷哼道。

    秦蓁忍俊不禁,也只是端起茶盏,默默地抿了一口。

    端木衢继续道,“好了,我知晓你还有事儿要忙,不出两日,孟启轩便会离开了。”

    “嗯。”秦蓁知晓,端木衢如此说,想必是已经听到了风声。

    果不其然,孟启轩也只是又待了两日,便走了。

    临行前,他与秦蓁见了一面。

    “大殿下有何临别之言?”秦蓁直截了当道。

    “来日方长,后会有期。”孟启轩拱手道。

    秦蓁也只是送他离去,便回了自个的院子。

    这厢,戚氏过来了。

    “大小姐。”

    “二婶。”秦蓁笑着开口,“二弟的婚事儿快到了。”

    “是啊。”戚氏附和道,“姜姨娘服毒自尽了。”

    “嗯。”秦蓁点头,知晓戚氏也不会真的做的太过分,毕竟,不管如何,秦家与姜家也是有着千丝万缕地牵连。

    “听说,四房的姨娘?”戚氏还是忍不住地问了。

    “不妨事儿。”秦蓁接着说道,“八妹妹与四婶可到了?”

    “原本是要与我一同的,不过路上耽搁了两日。”戚氏说道。

    “耽搁?”秦蓁想着,难道这半道上,小韦氏与旁人有了联系?

    “八小姐病了。”戚氏继续道,“我因着急赶回来,故而便先回来。”

    秦蓁了然地点头,“原来如此。”

    “不会耽搁太久,两日之后便能回来。”戚氏说道。

    “嗯。”秦蓁也只是笑着应道。

    戚氏便起身离去了。

    她随即又去了南宫青墨那处,瞧着襁褓内粉雕玉琢的婴儿,也是喜欢的很。

    “听说五妹妹也快要生了。”南宫青墨笑着说道。

    “是啊。”戚氏想着,“只是我不能陪着她。”

    “听妹妹说,待五妹妹临盆之后,坐月子过了,皇上下旨会让兄长带着她与孩子一同入京谢恩。”南宫青墨说道。

    “当真?”戚氏一听,欣喜不已,不过又开始皱眉道,“可路途遥远,一路奔波,她与孩子的身子可能吃得消?”

    “放心吧。”南宫青墨继续道,“兄长必定不会让她受委屈的,更何况,这次入京,还能多待些时日,还能赶上二弟与沛妹妹的婚事儿,也正巧能赶上我那外甥的满月酒。”

    戚氏一听,倒也欢喜的很。

    这下子,她更忙碌了,又开始准备去秦洛回来的事情。

    南宫青墨抱着自个的女儿,如今还未取名,要等到满月酒的时候才可。

    秦贽也想了好几个,如今府上的长辈,也要等到老夫人那处了。

    孟启轩离开云国之后,孟锦芫亲自来找她。

    秦蓁并不感到意外,毕竟,她们都是旧相识了,也许孟锦芫是来她这处嘚瑟的。

    显然,她是以为自个没有察觉到任何的不妥。

    孟锦芫笑吟吟地看着她,“秦大小姐。”

    “长公主前来所为何事?”秦蓁看着孟锦芫问道。

    孟锦芫只是慢悠悠地喝着茶,过了许久之后才说道,“大皇兄千里迢迢地来云国看本宫,想来,过不了多久,本宫也能回去了。”

    “回去?”秦蓁挑眉,接着说道,“长公主如今身为云国齐家的人,若是回去,到底是于理不合的。”

    “难道你不想本宫回去?”孟锦芫只是盯着秦蓁问道。

    “这与我何干?”秦蓁反问道。

    “怎么无关?”孟锦芫挑眉,“当年,你在大召落荒而逃,成了丧家犬,好不容易逃到了云国,若是你哪日在云国无处安生了,本宫会看在与你往日的情分上,让你回大召。”

    “这里本就是我的家,我为何会无处安生?”秦蓁反问道。

    “如今是,日后怕是不敢保证。”孟锦芫的话点到为止,起身便走了。

    秦蓁坐在椅子上,却想着孟锦芫所言。

    她难道知道了什么?

    秦家的秘密?

    还是说关于她母亲的事情?

    秦蓁沉思了半晌,便瞧见端木衢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了她的对面。

    “孟启轩离开了。”秦蓁回神,说道。

    “我来是与你说,这孟启轩回去之后,怕是也不会太安分。”端木衢皱眉道,“你与我的婚事儿还是早些定下来为好。”

    “你为何这般迫不及待的?”秦蓁反问道。

    “一日不把你娶进门,我一日不安心。”端木衢说着,便起身离去了。

    秦蓁瞧着他便这样离去,也只是无奈地摇头。

    也许,如今端木衢更关心的便是此事儿了。

    可是,她隐约觉得,这不过是皇上的缓兵之计,待时机成熟之后,她也许真的会被……

    秦蓁挑眉,这也不过是猜测罢了。

    毕竟,一日皇帝没有得到秦家的秘密,一日不会对她动手。

    而端木衢这处,秦蓁在想,他到底知道多少呢?

    还有那个拿着另一阙玉佩的人,到底在何处呢?

    若是他出现了,那么她与端木衢之间,又该何去何从呢?

    秦蓁陷入了沉思中,不知不觉,便过了一个时辰。

    知茉与知棋对视一眼,也只是低着头不敢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