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一十章

作者:绾心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诗兰闻言,笑着点点头,一边取出那套尔芙要穿的裘皮大氅披在尔芙的肩头,一边吩咐诗晴将她叠好的那件夹棉披风包起来备用,她主要是怕自家主子半路又觉得热了,多带件薄些的披风备着,有备无患。

    “天气越来越冷了,给四爷准备的换洗衣物也要换些厚袍子了!”

    “咱们府里各院的炭火也要准备得充足些,尤其是府里那些洒扫仆妇们那边,本就是住在难见阳光的倒座房里,阴湿得很,要是再少了炭盆取暖避寒,那日子就更难过了!”

    “主子,您这会儿就别操心这些事了,管事嬷嬷那边都准备好啦!”诗晴一边快手快脚地整理着要带进宫里给德妃娘娘的各种礼物匣子,免得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混进去,一边笑着劝道,自家主子就是这样,生怕府里的仆从杂役们过得太苦。

    尔芙闻言,笑着摇摇头,将落满薄雪的双手收回到大氅里,静静地望着天边出神。

    不知道是不是自个儿的错觉,她总是觉得今年的第一场雪来得有些早了。

    少时片刻,诗兰和诗情准备齐当地来到了尔芙的身边。

    “你们也不多穿件棉马甲,仔细着着凉!”尔芙听到身后的脚步声,笑着回眸,只是看清楚她们身上所穿的半旧棉袍,便不自觉地蹙起了眉头,低声提醒道。

    “主子,您就放心吧,别看奴婢们身上这些棉袍是半新不旧的,但是都是才添过棉絮的,暖和着呢,要是再穿上棉马甲什么的,那就要热死人了!”诗晴忙撩起外袍的一角,指着还崭新崭新的针脚,笑着说道。

    尔芙闻言,伸手摸了摸诗兰她们身上棉袍的厚度,觉得还算是厚实,便不再说了。

    进宫的路都是走惯的老路了。

    马车晃晃悠悠地停在宫门前那片用汉白玉铺就的空地上,诗晴先跳下马车,配合着车把式将脚踏摆放妥当,小心翼翼地扶着穿成球的尔芙下了马车,她又和诗兰替尔芙整理好身上微皱的亮紫色旗装袍摆,轻轻地捋顺了裘皮大氅上细密的绒毛,这才扶着鼻尖带汗的尔芙往等在宫门口的引路宫女跟前儿走去。

    德妃娘娘派出来的引路宫女,也是尔芙的熟人了,正是德妃娘娘跟前儿的掌事宫女苏姚,她笑吟吟地迈步上前给尔芙见过礼,接替了诗兰的位置,虚扶着尔芙的胳膊,往宫里走去。

    诗兰适时地退后半步,一手拎着自家主子送给德妃娘娘的礼物匣子,一手提着那个装满自家主子给四爷准备好的换洗衣物的包袱,走到宫门旁那间专门负责搜检的房间里过堂去了,送进宫里的玩意儿,检查得越是仔细越好,这样也省得到时候出现问题了,所以就算以尔芙的身份,完全可以不用搜检,便顺顺当当地将东西带进宫,却还是让诗兰照足规矩做事。

    小心谨慎,其实就是宫里宫外这些内外命妇们的行事准则。

    尔芙和引路宫女苏姚有说有笑地走在前头,脚步缓缓,却是半步不停,这样既不会让别人挑出错处来,也省得诗兰跟在后面追得太累。

    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随着越来越接近永和宫,尔芙开始了频频后望的动作。

    因为往常尔芙这么慢慢悠悠地在宫里走个十来分钟的时间,留在后面等待那些侍卫和搜检太监们检查过随身行李包裹的诗兰就会跟上来了,但是今个儿出现了意外,尔芙和苏姚都走到永和宫外,诗兰还没过来呢!

    “这是怎么回事呢?”永和宫外,尔芙有些沉不住气地低声嘀咕着。

    苏姚闻声,笑着屈膝一礼,柔声答道:“福晋,您不必担心,因为现在皇上不在宫里,守卫宫闱禁地的那些侍卫和搜检太监是会格外认真些的,若是您还不放心,那奴婢去安排个人盯着些!”

    尔芙倒是也没有和苏姚客气,因为她是真的有些不放心:“如此就再好不过了!”说完,她又让诗晴将早就准备好的一个荷包,塞到了苏姚的手里,在宫里行走,最讲究的就是礼多人不怪,宁可多给些赏钱,也不能抠门小气,不然丢脸是小事,怕是被人设计到死都是有可能的。

    当然,她塞给苏姚荷包打赏的原因,倒不是担心这些事情。

    她主要是希望苏姚能多多在德妃娘娘跟前儿替自个儿美言几句,有了赏钱铺路,就算是苏姚不能替自个儿美言几句,总不好意思再在德妃娘娘跟前儿抹黑自个儿,挑拨自个儿和德妃娘娘的关系吧。

    对于宫里这些宫女嬷嬷们,尔芙从不介意以最恶劣的心肠去揣度她们的心思。

    因为任谁常年生活在这样压抑的环境下,心境有些扭曲,人性尽是黑暗面,那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少时片刻,苏姚一路送着尔芙进到永和宫的正殿见德妃娘娘请安,又对着德妃娘娘低语两句,便下去安排宫婢往宫门口的方向迎接尔芙的陪嫁丫鬟诗兰童鞋去了,她自个儿则是捧着其他宫女准备好的茶点,重新回到德妃娘娘跟前儿伺候着。

    德妃娘娘穿着件半新不旧的袍服,素面朝天地坐在偏殿的临窗大炕上,脑袋瓜儿上还勒着一道镶绿松石的抹额,脸色也显得不是太好,很是随意地指指身侧的空位,招呼着尔芙坐下说话,只是一开口就是一件让尔芙有些为难的事情。

    “其实额娘也不想给你们添麻烦,但是你们舅舅的事情,咱们也不能不管,他家老大憨厚稳重,他家老二聪明能干,你和老四说说,好歹给他们安排个差事,也不求什么高官厚禄,有个事由,总好过让他们家里闲着,整日往戏园子里胡混。”德妃娘娘说着话,将一份言辞恳切的书信递给了尔芙。

    这封信是德妃娘娘的娘家兄弟的亲笔书信。

    尔芙接过书信,大致地扫看了一遍,便将这封信还给了德妃娘娘,同时稍显为难地婉拒道:“娘娘,不是妾身有意推诿,但是妾身是内宅女眷,实在不好插手、也没能力插手王爷在朝堂之上的那些大事。

    不过舅舅信里说的那些个事儿,妾身一定会一字不漏地转告给王爷知道,只是王爷会如何安排,那妾身就不知道了,您也知道王爷的性子,最是铁面无私,怕是轻易不会答应!”

    说到这里,她话锋一转,给出了一个退而求其次的建议。

    “妾身一介女流,在别的方面是帮不到舅舅家的两位兄弟了,但是在银钱这方面,还能够帮助舅舅家几分。”说完,她就将早就准备好的一叠银票掏出来,递到了德妃娘娘的跟前儿。

    其实尔芙进宫前就已经收到风声,早早准备了一份足有五千两的银票备着呢……

    德妃娘娘闻言,不动声色地将银票收到袖管里,脸色却仍然阴沉得很,她到底是有些不高兴尔芙的推辞婉拒之言,但是她也不会为了这些事就和尔芙这个儿媳妇闹僵。

    毕竟她都这把年纪了,曾经依靠娘家过日子的时候都已经过去了,以后她还是要靠着老四这个早早就养在佟佳皇后跟前儿的儿子呢,而且老四对尔芙的心思,德妃娘娘看在眼里,也是最了解的,不过该摆的脸色,总是要摆出来的,不然她娘家那些亲戚那边儿也不好交代。

    当年她能够从奉茶宫女成为康熙帝的枕边人,依仗娘家颇多,如今她是一宫之主,身居高位,娘家却是半点好处都没有落下,仅她所属的一支被抬旗入正黄旗,但是朝上朝下,却没个正儿八经的官位可倚,内务府里那些其他的包衣大族,也是视乌雅氏一族如眼中钉、肉中刺,处处针对,让乌雅氏一族的处境越发艰难。

    此时,正是需要她帮衬的时候,她实在是不愿意被自个儿娘家那些亲戚说她是过河拆桥、翻脸不认人。

    “对了,赫赫那丫头的事,你也得放在心上。

    她的性子是泼辣了些,却没有坏心,待人也真诚,加之身子骨都毁了,便是被封为侧福晋,也不会威胁到你的地位,相反她还会感念你的照拂恩情,处处帮衬着你,也能让你省心些。

    本宫早前还听旁人说起过,好像你府里的那几位乌拉那拉氏出身的偏房妾室,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有了赫赫那丫头帮衬着你,你对付她们这些个姐姐妹妹的,也容易些啊!”德妃娘娘表示自个儿心情不爽,那就要好好地给尔芙添添堵,她摆出一副知心长辈的模样,笑脸盈盈地提起了其他让尔芙为难的事情。

    对于乌雅赫赫的事,尔芙早就答应过德妃娘娘了,她也在努力说服四爷替乌雅赫赫请封,甚至四爷都已经将请封折子递到康熙帝的御案之上了,但是就卡在康熙帝那了。

    因为康熙帝觉得将德妃娘娘本家一支抬入正黄旗旗下,已经是天大的恩典,德妃娘娘的娘家侄女以格格之礼入老四府里伺候,本就有些委屈四爷的意思,若是再将无子傍身的乌雅赫赫晋封为侧福晋,那就是恩宠太过,实在是祸不是福了,所以就将这份请封奏折压下来了。

    尔芙记得四爷曾和德妃娘娘说起过此事,德妃娘娘又旧事重提,实在是没有道理。

    她稍显为难地拧着眉,不得不将这件事再重复一遍,以表示她并不反感乌雅赫赫登上侧福晋之位,只是实在是力有不逮,扶不起乌雅赫赫这么一位格格登上侧福晋之位,同时还答应她会遍请名医,替乌雅赫赫治好身子,争取让乌雅赫赫早日诞下麟儿,名正言顺地坐稳侧福晋之位。

    “既然你有这样的心思,本宫也放心了。”德妃娘娘苦笑着说道。

    随即,她就如同沉浸在过往种种般地开始给尔芙忆苦思甜了。

    “本宫这辈子看似风光,实则是苦得很,旁人都羡慕本宫多子多福,但是生得再多又如何呢,真正养活到成人的孩子,也不过就老四和老十四、温宪这三个孩子而已。

    老四呢,才刚出生就被皇上抱到了佟佳皇后跟前儿养着。

    本宫是他的亲娘,他是本宫的第一个孩子,但是他却没有陪伴过本宫一天,别人见老四养在佟佳皇后的跟前儿,都说是本宫为了得到更高的位分,连亲生的孩子都能豁得出去,但是她们没看到本宫月子里就长泪相伴的痛苦。

    老六呢,出生就被皇上赐名为祚,本宫也是怀着他的时候被晋封嫔位的。

    那孩子长得好,身子骨壮实,但是就因为名字,那么康健的孩子就死在了风寒上,本宫这些年从未放弃过调查清楚他的死因,却是一无所获,许是这宫里的所有女人都有份动手吧。”

    说到这里,德妃娘娘的眼底闪过一丝厉色,眼角划过了两滴清泪。

    显然,她从未遗忘过六皇子胤祚之死所带来的那些痛苦。

    “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本宫对这争宠争位的事,真是腻歪透了,甚至想自请出家,只是皇上可怜本宫,不论如何都不肯应允,还特地晋封了本宫德妃之位。

    本宫从区区奉茶宫女成为一宫之主,这是何等的荣耀……

    其实呢,不过就是一种别样的补偿罢了,补偿本宫没了老六那个好孩子罢了。

    再后来的事就简单了,在这宫里,本宫一个宫女出身的妃子,宫外也没有强势的母族可以依靠,还敢和皇上闹别扭、耍性子,结果可想而知。

    惹恼了皇上,本宫没有了皇上的恩宠护身,又身居高位,偏偏还曾是宫里的宠妃,那些曾经看着本宫碍眼的女人,那些正瞧着眼红的女人,便开始不约而同的针对起本宫这个无宠无子傍身的可怜人。

    这宫里折磨人的手段多狠啊,她们逼得本宫发了疯……

    那段时间,本宫不择手段地和她们斗,为了有足够的倚仗和她们斗,本宫不顾身体上的不适,竟然服下了催孕的秘药,结果老七出生就是个身体不好的,还不到一岁上,便那么早早地没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德妃娘娘已经是泪雨滂沱,显然是沉浸在过往种种里,不能自拔了,看得尔芙一阵心疼和同情。